2019/07/20

冲绳那霸步行观光一日游记

2019年6月30日,我和同事们在日本冲绳自由行。这一天,我的计划是去那霸市的新都心商业区逛一逛,最好能买些东西。从住的酒店到新都心的距离约为两千米,我选择了步行前往。其实,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步行是种非常微妙的体验,我看见了许多只有步行才能看见的寻常风景。一周过去了,这些风景依然历历在目。不知为什么,我觉得应该把这天步行的经历记录下来。这篇文章也许会是冗长和无聊的流水账——不过借助这篇文章,我似乎觉得又和那一天、那个地方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关联,使我欣慰。这也许就是旅行的意义吧。

在冲绳,日头升得晚,落得也晚,人们的生活节奏自然跟着晚了。商店早上十点才开张,我差不多十点从那霸 WBF 酒店(ホテルWBFアートステイ那覇)出发,沿着沖映通(沖映通り)路向西北方向前进。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是Junkudo(ジュンク堂書店)。前一晚打车回酒店途中,我发现了这家书店。街道上非常安静,偶尔有一两个行人,时不时驶过一辆车,两三家居酒屋的门都紧闭着,只有招牌或灯笼安静地垂在阳光下,路南侧有个砂石地面停车场,出入口只有一车宽,边上立着牌子标明车位日租的价格(记得是 800 円一天)。经过一条无名道路岔口时,向道路深处看去,天很蓝,风景很棒。

WBF 酒店WBF 酒店

无名道路岔口无名道路岔口

这家书店的体量超出了我的预期,共三层,单层面积大约就接近 2000 平米,印象中北京的西单图书大厦也不过这个规模,没有想到区区冲绳小县有这么大的书店。和国内一样,书店一楼最外层是「畅销书」展区,内层则分布着一排排立式书架。书架上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书,同一本书的册数并不多,而且是比较严谨地按照图书馆里的那套分类系统进行分类的。日本的书开本都偏小,包括很多严肃书籍,而且相当部分的书保留着从右向左竖排的传统。书店一楼有一个「门」子形的角落,里面赫然摆着色情小说,封面很是诱惑,内容是日语文本——我内心暗暗称奇。

我尝试寻找自己翻译的《WebGL 编程指南》的日语原版,向店员求助查找书的地方(冲绳英语的普及度不高,与当地人交流需要依靠翻译软件),店员带我到角落里一台上了年代的电脑前。我在老式的 JSP 风格的 Web 页面上查找到了我想要的那本书,只剩最后一本了,果断去拿下来。日本的书比较贵,比如这本书要 5800 円,算加上税再折算成人民币接近 400 元了,而国内的译本只需要 60~80 元。虽然贵,但我还是买下来当作纪念了。

从书店出来,如果继续沿着沖映通走的话,很快就到大路(和空铁平行的那条路)了。于是折进一条无名小路。小路上的行人就更少了弯弯绕绕,更没有什么行人了。路过一家自助洗衣店,门打开着,里面摆满了上下两排洗衣机(或者下面是洗衣机上面是烘干机),最里面的墙边还摆着案台和神龛,一个人都没有。我把头探进去看了看,又退了出来。

继续向前走,来到一家全家(FamilyMart)便利店(冲绳的全家遍地都是),买了一个饭团和一个鸡腿,买完才发现这家店内没有桌椅。这就尴尬了,在日本在公共场合吃东西似乎是一种挺不礼貌的行为。我只好把吃的收进包里,饿着肚子,继续前进。很快又到了大路,沿着这条与空铁平行的大路,到达了一家 MaxValue 超市(マックスバリュ牧志店),贩卖着水果、蔬菜、肉类等日常用品——看了看价格,胡萝卜大约要 6 元人民币一根,番茄大约要 10 元——和国内比还是挺贵的。

离开 MaxValue 超市,继续沿大路前进不远,就来到了牧志公园(牧志公園)。虽说是公园,其实是个很小的街心绿地,不过,这里似乎是游客聚集的地方,一棵大树的树荫下环绕排着一圈条凳,地上零零散散地散落着三四个塑料瓶。我心想,在这里吃东西应该不会遭受过于异样的眼光吧,于是就在树荫下的条凳上吃完了这天的午餐。两个白人老外在旁边的海盐冰淇淋店聊天;一对年轻男女在冰淇淋店背后的住宅楼下,靠着广告牌有说有笑;国际通(国際通り)路对面是一家酒店,一个父亲背后跟着女儿,正提着很大的行李箱上台阶。

接着,我从天桥穿过空铁牧志站,沿着国际通向东前进。不得不提的是,日本的无障碍设施真不是随便说说的:盲道和电梯严丝合缝,电梯旁的使用指南上都刻着盲文。在这段路南侧,有一家看着挺大的综合体(Google 地图上搜不到准确的名字,只能搜到类似 Cargose Shopping Mall 之类的信息)。进去逛了逛。一楼是家大型免税店,二楼是几家餐厅,三楼居然是一家社区图书馆。虽然我很想上去看一看 ,但是通往三楼的电梯边立着类似「游客止步」的牌子。

电梯与盲道电梯与盲道

电梯与盲文电梯与盲文

继续向东,来到了国际通和崇元寺通(崇元寺通り)路的交叉口。路东北有一家食品店,我在路对面等红灯。红灯的时间有点久,沿着崇元寺通り向西北望去,道路两侧静静耸立着建筑,澄蓝的天空从建筑形成的天际线的缺口处透出来,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。

国际通与崇元寺通岔口国际通与崇元寺通岔口

红绿灯终于变绿,我穿过马路。我没有选择崇元寺通这条大路,而是沿着穿过安里(安里)社区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前进。之前,我在地图上发现这条小道经过一座神社,所以故意选了这条路。这条路上的商店很少,两侧都是那种独门独栋的住宅即「一户建」。走了一段上坡路后,终于看到了神寺(八幡神徳寺)和神社(琉球八社安里八幡宮)。虽然对日本的宗教文化没有了解,但是当我看到常在宫崎骏电影中出现的「鸟居」(神社大门)时,还是有一丝兴奋的感觉。

神寺和神社位于小路拐弯的地方:神寺在左手边,由石头矮墙环绕。走进中庭,左侧是树木,右边似乎是一口水井,井上面有红色的龙头装饰;面前便是寺的主建筑了,透过移门上的玻璃,可看见内里铺着席子,还放置着几台电扇,倒是有几分烟火气,似乎是周围居民举行宗教集会的场所。

神寺神寺

走出神寺左转,就是神社了。拾级而上,最上面一节台阶后立着石制的鸟居,鸟居明显有些年头了,比神社建筑要古老一个年代。进入鸟居,我站在一个小院子里,院子的角落里堆着一些幼儿的户外玩具——隔壁是托儿所(愛泉保育園)——整个院子打扫得很干净。面前立着一左一右两座纪念碑,纪念碑后就是神社的主建筑了,大红色的柱子,木墙,屋顶,坐落在半人高的基座上,檐下挂着一些纸片装饰。神社主建筑的大门敞开着,里面摆着案台和贡品。贡品的样子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就是宫崎骏电影《我的名字》中装口嚼酒的那种瓷瓶。绕到建筑背后,发现了一间废弃的旧木屋,大概是此神社的旧址——现在的应该是某个时期重建的。我在院子里静静地站了二十分钟,没有一个人,风吹过纸片,神明似乎真的存在。

鸟居鸟居

神社神社

从神社出来,继续沿着这条小路向前(这是已向西),路两侧的「一户建」少了一些,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多层小楼。一层是车库,三三两两地停着小车,楼上像是一间间公寓,阳台整整齐齐地排列着——似乎不是当地人的居所,而是日本本岛的居民来度假时居住的公寓。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的爸爸,背后跟着一儿一女,三人头发尽湿,小男孩只穿着短裤,像是游泳归来。可能是这条路上少有陌生人的缘故,我们擦肩而过时小男孩一直抬头盯着我看,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,走在前面的爸爸似乎也带着半分警惕和半分歉意地看了我一眼。走远后,我在一个橱窗前停下,橱窗里似乎公示着附近几所小学的施教范围(日本也有学区房吗?),这时我听见那个男孩在大声喊话,听到了お父さん(Otōsan)お母さん(Okāsan)两个单词(稍微看过一点日本电影的对这两个词应该都不会陌生吧),我心里翻译了一下,大概是「妈妈,我们和爸爸回来啦!」。

继续向前走,路渐渐在下坡了。想来神社确实是建在山丘的最高处,在新都心的那些十几层高的摩天大楼还未建成时,神社也许是附近最高的建筑。继续向前走了几百米,突然豁然开朗了。路左侧不再有建筑,我才发现我已经站在一个小山坡上,左侧是陡峭的水泥防护坡(用于防止滑坡),约六七米高,坡底是一条宽阔的公路即 251 县道(県道 251 号)。站在山坡上向左侧望去,则是高高低低,鳞次栉比的房屋叠起来的那霸天际线。

豁然开朗的天际线豁然开朗的天际线

不远处有一座人行天桥。经过天桥来到大路西侧,沿着大路继续向前,这时其实距离新都心商业区已经不远了。我又累又渴,恰好经过一家全家(ファミリーマートおもろまち二丁目店)。买一杯冰淇淋,然后取了一点日元现金,在店里的窄桌边休息一下。右边隔着两个座位坐着一个穿校服的年轻妹子,背后是穿着蓝色衬衫的男子,都连着桌面上的 USB 接口为手机充着电(不得不说,国内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比日本领先很多)。虽然道路上行人很少,车辆也不多,但是全家却时不时地有人进进出出的,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离开全家,终于来到了新都心——那霸最大的商业区,这里坐落着冲绳最大的博物馆(沖縄県立博物館・美術館),可惜这几天正值维修闭馆期间,无法参观。在 Main Place(サンエー那覇メインプレイス)——一家商业综合体里逛了大约一个多小时,买了些纪念品;然后在雅马哈电器卖场(ヤマダ電機 テックランド那覇本店)逛了一个小时左右,买了一些 Switch 配件和两款 Switch 游戏;最后去 MUJI 无印良品工厂店(無印良品 天久)逛了一个多小时,随意买了一些东西。这里的商场几乎 100% 支持银联卡,70% 支持支付宝,除了和店员交流需要用 Google 翻译软件外,感受不到太大的与国内的差别。在 MUJI 配了两瓶熏香油——配合 MUJI 的熏香机使用。MUJI 的熏香油在国内似乎只卖调制完成的成品,在这里可以按照很详细的规则去自定义——店员会拿出大瓶的试剂原料和量杯现场调制。

博物馆休馆博物馆休馆

其实在新都心逛了蛮久,但是没有什么觉得很特别的值得记录下来的事情和情绪。从 MUJI 出来,才发现天已经暗了下来,路灯也亮起来了。晚上在 MUJI 前的麦当劳(マクドナルド 天久りうぼう楽市店)解决了晚餐。虽然日本的餐食比较贵,但是麦当劳的价格和国内基本是持平的:汉堡+薯条+饮料的组合折合成人民币在 40 元左右,算是非常廉价的餐食了。我独占了一张特别大的吧台上吃,吧台对面并排着几张小桌上围坐着六七个当地老人,活跃(有点激动)地交谈着什么。偶尔有客人从我旁边的小门进出,30 度的热浪卷到我的脸上,冲绳的夏天傍晚,竟然也是如此热情。

走出麦当劳,夜晚稍稍有些深了,我不由地加快了步伐。似乎应该早点回酒店才是,这么想着,我拿出手机打开地图,找一条最近的步道回家。首先通过一座天桥穿过县立博物馆前的大路。这座天桥是新都心公园(新都心公園)的一部分,连接着黄金森公园(黄金森公園)。天色很暗,天桥上没有灯,头顶着蓝黑的天空和若隐若现的云层,脚底下是黑黢黢的树丛,诺大的天桥上只有我一个人。黄金森公园位于天桥另一端,也没有路灯,夜色中有三五个人牵着宠物狗在公园遛狗,似乎还在低声交谈着什么。白天一整天,都没有看到宠物在街道上,也许这个破败的小公园是当地宠物圈的「圣地」吧,我心里想。

后面的旅途就挺普通了,从一条小路拐上了 251 县道,沿着这条大路径直大步前行,二十分钟就回到了上午经过的这家 MaxValue 超市。我没有选择国际通,而是绕行了 MaxValue 背后的小道。行走在夜间的小道上,五十或一百米开外就是热闹的国际通路,花花绿绿的店铺中透出温暖的灯光,各种肤色的游客络绎不绝;但是我站的地方,路灯昏暗,人迹罕至,小车安静地趴在各家各户门前。在这种奇妙的氛围下,我终于回到了酒店,结束了今天的徒步行程。

年纪渐长,有时候我会记不住上个月的事情,上周的事情,甚至记不住昨天发生的事情,我甚至开始写周记(顺便推荐一下 Day One 这个 App)来帮助记录生活中的点滴。但是这一天步行的所见所闻,直到半个月后的今天,很多细节依然仿佛就在眼前。这是为什么呢?我想了很久,终于想出了答案——那就是「孤独」的力量——这一天,我是孤独的(除了在雅马哈电器市场的那一个小时,是和我的同事王光九十一块儿逛的)。当我们浸没在日常的环境,日常的事情,日常的人物之中时,感官似乎会渐渐退化,对时间的流逝也渐渐麻木了;而这一天,远离杭州,远离工作,远离家人,当我一个人步行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时,我的眼睛、耳朵、鼻子又好像恢复了儿时的敏锐。不得不说,我很享受这份孤独——也许这也是一种旅行的意义吧。